我和我的外教
发布时间: 2014-03-18 浏览次数:

我们学院的外教Peter,来自美国,是一个非常亲切随和的人。他很爱笑,笑时眉眼稍弯,露出一口白牙,欢乐自然而然地浮现,就像是一缕温暖的阳光,而我们这些学生的心,似乎也便跟着这缕阳光,一同明朗起来。

Peter教授我们的英语视听说以及泛读课程。其实在他的课上,我们所学到的亦不仅仅是简单意义上的知识。我依旧记得我们所上的第一堂课,Peter让我们观看了一部短片,关乎于两个相恋的留学生邻近毕业时对于彼此之间感情的选择,并由此从浅入深,探讨了对于未来的婚姻价值的取向。在物欲大行其道的现世社会,金钱与真心究竟何去何从,这大约是我们这些将要离开象牙塔的学生终有一天要面临的选择;而这个话题所牵扯到的,更大意义上是一个人对于生活的态度。

Peter在大学时期专攻诗歌写作,而他也将在这方面的心得体会带入了课堂。在过去十多年的英语学习过程中,我们甚少有机会去深入了解英语诗歌,而Peter让我们窥见了一个美轮美奂的新世界。诗歌对于语法的要求并不那样严苛,而重在用一些平常的单词去表现不一样的韵味,这也正是它令人痴迷的地方。

在课堂上我们和Peter的对话似乎都显得十分随性,就像是老友一般。他时常会问起我们生活中发生的有趣的事,也经常尝试着学习新的中文单词,于是乎常能相谈甚欢。对于我们而言,Peter不仅是良师,更是益友。

在与Peter的交流与相处中,我们不仅交流了彼此的文化,提升了语言能力,更建立的难得的友谊。

 

作者信息:

仇喻萱,女,18

现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一年级金融1

联系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文汇路30023#6005室,201620

手机号:13501605333

外国专家简介:

Peter Joseph Cherney(美国籍)现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教师,毕业于美国太平洋大学英语专业,2010年来华工作至今。

 

 

我很喜欢“3”这个数字,因为我名字的谐音像三三。2013年,我大三,这应该是我很顺的一年,而这一年我们的主人公外教先生也来了。开学的第一个星期四,我们迎来了第一节法语报刊阅读,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新外教Mickaël。他穿着深绿色格子衬衫和黑色裤子,皮肤白皙,脸部很干净,没有大胡子,五官深邃,个儿高高瘦瘦的。我听Mickaël说话感觉很顺畅,基本没什么理解上的问题,回想大二的时候听外教长篇大论还经常是云里雾里的,也不知是自己有进步了,还是老师说的内容比较简单。所有的第一节课都要进行自我介绍,但有新意的是,Mickaël要大家介绍身边的同学,且不需要一大串花里胡哨的内容,只需要几个要点,然后就留给我们几分钟来互相询问了解其相关内容。要求简明而新颖,相当符合我的口味。其中有一个问题是我们最近看的一部法国影片是什么,我说的是一部挺早的动画电影,介绍完后Mickaël说他也知道这部获奖电影,但没看过,因此就让我给大家来个简单介绍。经过一整个暑假,我的法语已经忘了好多,因此 Mickaël这个要求可难住我了。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怎么说的了,反正就是乱七八糟,想起一点说一点,不会的单词连查电子词典都来不及。但Mickaël就我的描述问个小问题补充叙述,不知不觉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

Mickaël上课习惯点名,每次点名都会在班里环视一圈找到对应同学,我应该是他最早记住的一批人之一,从点名中可以看出来,喊我的名字时他会看向我的方向然后接着点,虽然我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我一个人坐在最前面比较明显容易记,但还是很开心。

这已经不是Mickaël第一次来中国了,两年前他曾经来这里度假,这次到这里来做老师是因为他在巴黎认识了一些中国朋友,然后他想过来体验与欧洲不同的另一种文化。转眼一学期都快过去了,认识Mickaël也已经有近三个月了,碰巧又是我喜欢的数,外教和我也就在此告一段落了。

 

作者信息:

邓姗姗,女,19

现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大三2

联系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文汇路30029号楼1003室, 201620

手机号:18817332210

 

外国专家简介:

Mickaël Pierre Muraz(法国籍)现为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教师,毕业于格勒诺布尔司汤达大学(格勒诺布尔三大)信息与交际硕士学位,2013年来华工作至今。

 

 

第一次见到Pablo是大一刚开学。当时的我怯生生的却又对校园里的一切充满好奇。

Pablo是我在校园里遇到的第一个外国人,记得当时他背着硕大的双肩包脚步匆匆地从我旁边走过,扔给了我一句“Hola(你好)”,待我反应过来激动了半天,因为那是我当时唯一会的西班牙语词汇。后来我总能在校园撞见这个瘦瘦高高、长着一头卷发的西班牙帅哥,每次都是大大的双肩包和急匆匆的步伐。一年后的一天,他走进了我们的教室,成了我们的外教,到现在为止已经一年半了。这一年半的相处使他的形象在我们心中变得立体起来,我们的关系也从师生变成了朋友。

Pablo是个中国通一点也不夸张。他轻易不会说中文,一出口便要吓人一大跳,那是地地道道的带着北京腔的普通话啊!记得第一次听他嘴里蹦出中文,全班都没反应过来沉默了好几秒,然后是热烈的掌声。Pablo还是个《红楼梦》迷,有时候上课给我们讲《红楼梦》,真的是头头是道,让我们这些以汉语为母语的人都感到惭愧。同样是外语学习者,我可以想象Pablo等达到这样的汉语水平要付出多少艰辛。但这也不足为奇,因为他是一个非常认真、努力上进并且严格要求自己的人。这一点从他上课就可以看出来。一年半以来他没有一次迟到过,也几乎没有请过假。每次都可以感觉到他认真的准备。我们发言的时候,他总是用电脑即时打出我们的每个语言错误,然后一一纠正。在我们不敢开口讲话的阶段,他总是不厌其烦的鼓励我们迈出第一步。

Pablo对中文的热爱、对时间的珍惜和一丝不苟的做事态度让我感动,他在我们语言启蒙的阶段对我们产生了很深的影响。一个异乡人,不辞辛劳地来到遥远的国度只为学习自己热爱的语言,同时将自己的母语传授给这里的人们。正是有无数像Pablo这样的可爱的外教们,才构筑起中外文化交流的桥梁。

 

作者信息:

简捷,女, 21

现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大学西方语学院 11级西班牙语2

手机号:18817332125

 

外国专家简介:

Pablo Robert Moreno(西班牙籍)现为上海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教师,毕业于萨拉曼卡大学西班牙语言文学专业,2006年来华后曾于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学习中文,获得汉语言文字学硕士学位。

 

 

今年是在上外英语学院呆的第三个年头,总共上过三个外教的课。外教们似乎都是如此,一旦踏出国门,去往他乡教书,便是“天涯为家”生活的开始:多则两三年,少则一学期,必从一个学校调至另一学校。Freeman老师此前曾在清华教书,上学期的课上听他说又要去非洲传道授业解惑了;Judith老师则在厦门大学呆过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人注重“安定”,我有时候会想,这样的他们是否会缺乏安全感:频繁地迁居意味着每一次都要切断此前建立的所有人脉、朋友关系,每到一个新的城市,还要受到来自自身与外界的两层排斥:自己对新城市的适应、新城市对自己的接纳。更遑论经济上的不稳定,每一次调换都意味着一个难以预料的将来,是缩衣节食,还是可以怡然生活。

不过,细想来,这些“不安定”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并非忧虑;相反,正是这些“不安定”在吸引着他们。倘若追求安定的生活,从一开始他们便大可不必选择出国教书。而一旦选择,这一个个学校、国家,便如湍急溪流中的卵石,只有踩着它们,才能一步步渡过河去,走到对岸,走过一生。记得Judith曾在课上与我们讲过,做外教之前,她曾在银行工作,收入颇丰,但她并不快乐,因为这并非她想要的生活。于是她辞去工作,任起教职。这些年来,她在国外工作,但也每年回家看望父母亲人,并与朋友、家人一起行走过许多国家,自由而潇洒。去年暑假,我给她写感谢信,她过了好久才回,开篇就同我道歉,说是去云南旅游了,还把那边好一番夸赞。得知我要去印度,还千叮万嘱,要我做好防晒、多喝水、注意卫生,嘱咐我多拍照,开学后与她分享。看得我艳羡极了:Judith一个外国人,去过的中国城市说不定比我还多。我几乎可以想象她穿着她一贯爱穿的宽松的裤子(正适合旅游),带着墨镜,阳光将她的皮肤熨深了一层,但是她在那里留下的所有:她同伴的眼里、她自己的记忆中、她的相机里,全是笑容。

Judith毫无疑问是这样的人,但是外教们,他们也是这样的一群人,有着如此相似的特质:随遇而安,热情友好,对不同的人与事、城市与国家,都以最大的宽容仁慈来包容。他们似乎很容易满足,但这正建立在他们对生活的追逐上:不放走每一个看世界的机会,正如Judith在邮件里对我说的:Be sure to see as much as you can. 如此想来,外教教给我们最可贵的,或许并非知识,而是他们的态度与观念。当一个人走过半个地球,对年轻的你倾囊相授,请一定要听一听他的故事。

 

作者信息:

蒋冰尔,女,20

现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三年级翻译班

联系地址:浙江省嘉善县龙鼎御园1-3-501314100

手机号:18817334788

 

外国专家简介:

Judith Elias Yousif Jubran Karam(巴林籍)现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教育学院教师,毕业于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理科硕士学位,2009年来华工作至今。

 

 

带着一杯咖啡,带着一个微笑,Lopez老师就这样开始了每个礼拜五早晨的“跨文化商务交流”的课程。第一节视听课的时候,听的人很多,几乎是全场爆满。而对于平常听惯纯正美式、英式发音的我来说, Lopez的西班牙口音英语,比较难懂。一整节课下来,虽然上课的气氛很欢乐,但是听得一知半解的我却在考虑要不要换一门课学习。想来想去,我最终还是没有换课,原因很简单,第一,我希望锻炼自己在全英环境中学习;第二,我对于她讲的内容很感兴趣。

于是,第二节课,我又抱着教师里肯定是人满为患的心情早早赶到教室。意外的是人少了很多。然而,她依旧带着她的笑容和咖啡来到了教室,仿佛没有对这场景感到意外。随着每堂课的对她的了解越来越深入,我开始喜欢并且欣赏她。

Lopez不会固定地站在讲台上讲课,她会提出很多问题,希望我们自己去举例和思考,同时她会拿着话筒递给同学,然后坐在他们面前,或者站在附近,目光直视且专注地听同学回答,这让人感受到她对我们的尊重。她的姿态使我们与她之间没有那么大的鸿沟,像朋友一样,我们可以轻松的交流。

面对迟到的同学,她不是严肃的批评,也不是当作没有看见,她会扬起微笑,对学生说“Good Morning”,同学会默默感到不好意思,下次就不好意思迟到了。每次小组在演讲的时候,她都会坐在台下同学的旁边,不单只听台上同学的演讲,也会跟旁边的同学简单交流。

她的性格和课堂氛围也激发了同学的创意,比如同学在介绍青岛啤酒的时候,给前排和老师都倒了一杯青岛啤酒,使每个人都切身感受演讲内容。又比如,在分析中国消费者心理的时候,有两个女生表演了电视直播“¥2999NOSo,1999NO!Thats only 998!”......各种形式的创新也是这堂课让我学会的东西。

如果说这就是全部?完全不是!每个老师都会带来新知识,这是很正常的事。不过,她特别的地方在于她是个欧洲人。对于我来说,她的思想,她的文化,她的知识等等,都象征着中国以外的世界。我逐渐适应了她的口音,现在听课已经没有问题了,其实想想以后用英语交流时面对的不单单是美国人、英国人,各国人都可能会遇见,她让我改变了只肯听英美纯正发音的想法。同时平常很少了解到西班牙的文化的我,也学习到了他们国家的文化。了解到西班牙人喜欢的明星、喜欢喝的咖啡以及原因,美国牌子的衣服如何针对西班牙女性进行设计等……在感叹我不知道的世界的同时,我也萌生了对西语国家的兴趣,并为此搜寻了有关的内容。

有一次下午我正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看到她在我们学校书报亭的那里看上外的卫衣,比较之后买下了其中一件。这件小事看起来真的很平凡,因为我们学校的同学买卫衣的人有很多,老师买的也有,但是她虽然只在我们学校工作短短一学期,却能积极尝试融入我们的校园和环境,希望与我们有更多的联系,这让我非常感动。

随着中国的学校日趋国际化,越来越多不同国家的老师来到中国教学。外教给中国学生们带来了更多不同的世界观和教育方式,同时,他们也学习了我们的文化和思想,于是才会有那么多的“汉语热”的出现。与其说中国因他们而进步,不如说这个世界因此而更加多元化。

外教象征着不同的文化。除了Lopez之外,教我们泛读和精读的David也经常和同学一起踢足球,跟我们像好朋友一样聊天。如果认为外教带给我们的仅仅是课堂上的知识,那就太过狭隘了。其实,课堂上的大多数内容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外教带给我们的还有更多课堂之外的东西。人与人只有互相交流,才能了解彼此,文化塑造了我们,我们通过交流让彼此的思想融合、碰撞。感受外来文化的同时,可以直观的看到彼此文化塑造及性格思想的不同。通过与外教交流,我感受到不同文化之间的冲撞和融合,我们学习他们的文化,学习他们的特质,然后改变自己的文化偏执,变得更加开放包容和国际化——这也正是上外的学生一直在努力实现的。

 

作者信息:

李彦怡,女,19

现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一年级工商管理2

通讯地址:上海市文汇路300233011室,201600

手机号:13701669351

 

外国专家简介:

Maria Belen Lopez Vazquez(西班牙籍)现为上海外国语大学管理学教师及西班牙ESIC商学院教师,毕业于西班牙巴斯克国家大学广告与公关博士学位,20139月来华任教。

 

 

David Hakan Björnhage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外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一上半学期结束的时候,上听力课的王颖老师告诉我们,下学期我们的听力和泛读课都会由外教来教。当时的我正沉迷于一部美剧:《吸血鬼日记》,主要是因为两个迷人的男主角。因此我对这位外教充满了期待,希望他是一个像Damon一样长着淡蓝色眼睛的,笑起来只有一个嘴角向上扬的帅哥;或者是一个像Stefan一样高大健硕,却温文尔雅的绅士……

他没有让我失望,和Damon一样淡蓝色的眼睛,却又像Stefan一样儒雅。他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原来他是美国和瑞典的混血,可能这就是他帅得惊人的主要原因。

第一节课,他用PPT向我们展示了这一学期上课的内容提要,每节课一个不同的topic,基本上都是很有趣的内容。同时,他还为我们班级建立了公共邮箱,每节课的课件、材料他都会在第一时间上传分享。他在名单上记下了每个同学的英文名字,遇到没有英文名字的同学,他就会标上自己还不太熟悉的汉语拼音。最振奋人心的是,让大家毛骨悚然的听力期末考试变成了自选主题的小组presentation

让我触动最深的是一件小事。我很清楚得记得,那节听力课的主题是music 期间,David向我们介绍了他最喜欢的歌手,然后给我们听了一首歌,并给我们发了歌词。他要求我们两人看一份歌词,且用完之后要交回去,留给下一个班。通常来说,这些资料都是人手一份,看过之后就自己收起来。看到我们眼中的疑惑,他解释道:“You can find it on the Internet. I am trying to save your paper, your trees, and your forests.”毫不夸张的说,那是一种巨大的触动。他比我们这些中国人做得好得多。我想这更多来源于文化和教育的差异。这种责任感,是我们需要努力培养的。

David非常喜欢说thank you。每一节课的开始、结束,学生回答完一个问题、交一次作业时,都可以得到他的“thank you”。虽然标了拼音,但是他还是经常读不出我名字里的字。每次点名,当他说出梁墨然后卡住的时候,我就会马上举手,自己说出,这时,我会听到一句低沉却温暖的“thank you”。这样的说话方式给人一种被尊重,而且很友好的感觉。因此,说谢谢也成为了我现在的习惯。

一个学期很快就结束了,David真的教会我很多,除了知识,更多的是为人处世的态度。现在,只要目光相遇,我会主动和别人打招呼微笑——即使是不认识的人;时刻提醒自己要感恩,多说谢谢;当然,最重要的,save our paper, our trees, and our forests.


作者信息:

梁墨宸,女,19

现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二年级

通讯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文汇路30023号,201620

手机号:18817822728

 

外国专家简介:

David Hakan Björnhage(瑞典/ 美国双国籍)现为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教师,毕业于瑞士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国际关系学”硕士,2011年来华工作至今。

 

 

初识Lechner是在2012年举办的德语风采大赛上,彼时我作为现场组的工作人员活跃奔波于现场的各个角落,迎宾更是重中之重的环节。只记得远远看着一位高挑纤细浑身散发着高贵冷艳气质的女人一路走来,心下一阵紧张,搜肠刮肚地搜寻着德语问候语,谁知初见却没有想象中的尴尬,她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连眼睛里都投出了倒影,盘在发顶两侧的发髻一丝不乱中又透着童真,那种一见如故的亲切大方将我心中的紧张犹疑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温暖。那时我便在心里默默期待着我们有朝一日能“再续前缘”。大概是我的期待太过迫切,老天不堪烦扰,终是满足了我的心愿,我们就这样在德语写作课上再度相遇。

对于在中国应试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一代来说,Lechner能够传授给我们的绝不仅仅是简单的德语写作知识,她引领我们的思想驰骋在德国的课堂上,设身处地地体会其文化,同时理解一种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她用独具创意而又以小见大的教育方式为我们展开一片新的天地。

第一节课,她独特的自我介绍方式令我印象深刻。不同于中国课堂上如一个模子刻出来般的千篇一律的介绍方式,她将班中同学分为五个小组,每个小组可以提出三个关于她的最感兴趣的问题,她将会选择性作答。这种方式勾起了同学们极大的积极性与好奇心,当然也可以通俗的理解为“八卦性”。班里瞬间从鸦雀无声转为热火朝天,一番苦思冥想奇招百出地讨论后问答正式开始。“请问您的年龄是多少?”此语一出,引得唏嘘一片,要知道年龄可是女人的禁忌问题,尤其这个女人还是来自欧洲。她狡黠一笑,淡定答道:“给你们六次机会猜上一猜,开始!”又是一番群雄逐鹿,不过鉴于无一命中,Lechner独撼霸主之位。紧接着关于家庭,童年,婚姻,工作经历,大家的好奇心像是永无止境,八卦心更是毫无下限,不过我们的外教不愧为阅尽千帆的江湖高手,不仅四两拨千斤地逐一作答,更是犀利地纠正了我们的不少语法错误。所谓的寓教于乐也不过如此。

第一次发觉学习德语的幸福感是在一节以描绘“人物外貌描绘”为主题的德语写作课上。Lechner分配给全班五个小组四个关于外貌特征的不同主题——发型,容貌,身材及服装。每个小组分得海报一张,彩色油笔若干,大家通过小组合作以任意形式展现收集好的相关词汇。我原以为大家无非各自为政,一头扎进德语王的世界开始枯燥无味的寻词之旅,结果发现这种新鲜的教学方式极大地激发了同学们的兴趣,活力与创造力,各路小伙伴们各显神通,画家、书法家、时尚达人、布局谋略家的智慧碰撞出无与伦比的火花,一幅幅活色生香的手绘海报就此横出江湖。这个过程精彩,紧张,注意力因时间的迫近高度集中,很多生涩难记的词汇就这样深深地印刻在了我们的脑海中。我们在欢声笑语中完成了这个有趣的任务。当然,之所以说词汇记得深刻也是有凭证的。完成了词汇收集后,Lechner当即要我们每个人取出一张纸,隐去性别等个人信息,任意描述班级里的一位同学,随后她将描绘凭证统一收集并展开竞猜游戏。她随机读出一段描述,最快喊出“stop”的同学夺得答题权,最后累积得分最高的同学将有幸获得老师的奖励。活跃课堂上的其乐无穷令我全神贯注,我们畅游在一种全新的思维世界中,享受着这一语言环境的新鲜与挑战。

中国式课堂的特点便是以老师照本宣科为主,学生自主思考为辅。而这一点也是与西方教育最大的冲突。的确,相比直截了当的知识灌输,循循善诱的引导启发要耗费更多的时间精力。Lechner往往会为一个简单至极的问题与我们周旋良久,尽管那简单的答案她大可脱口而出,但她却仍大费气力,用尽肢体语言、表情变换甚至声音模仿来启迪我们的思维。

Lechner的每一次相处都充满着难以言喻的精彩。有她相伴,我们的德语之旅自当其乐无穷。相伴之日虽有限,我只愿能珍惜这难得的缘分,直至它开成回忆中的一片火树银花。

 

作者信息:

刘璞玉,现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大学12级德语系4

 

外国专家简介:

Maike Lechner-El Kehal(德国籍)现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教师,毕业于德国波恩莱茵弗里德里希·威廉大学的汉学硕士学位,2011年来华工作至今。

 

 

见到外教Kolter的第一次,我就注意到了他那双纯净的蓝眼睛,再加上他特别的小帽子和长长的风衣,眼前的外教俨然就是一个外国绅士。他一腔不紧不慢的纯正美国音,让人听着既清晰又舒服。这只是第一印象而已,我想班上的大部分同学就和我一样喜欢上了他,但其实他真正的魅力还在日后。

他关心并体谅学生,布置作业总是不会为难我们,最关键的是,他是那么风趣幽默,是那种美国人独特的幽默方式,他说话的语气有时会让你莫名其妙的忍俊不禁。他的课堂丰富有趣,既开阔眼界又需要深入思索,他从来不会告诉我们究竟哪一种观点是对的,只是启发我们思考,让我们畅所欲言,在讨论中更加接近真实,但是又为我们留有余地。

然而使我印象最深刻的不仅仅是这些,而是我和他之间的一件事情,让我对他有了更加深厚的喜爱和尊敬。

当时我作为班里的生活学习委员,很多时候要和老师们就课程安排、资料印刷等事情打交道,遇上别的老师还好,但是真正到了要单独和老外交流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开始打鼓了。我来自北方,说英语的时候不自然的带有口音,并且上大学以前对于英语口语的训练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当我怀着满腔热情来到了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时候,我才发现英语口语成为了我英语学习的硬伤,虽然自己也在不断努力,但是与其他同学的差距还是让我迟迟不愿意开口交流,尤其是想到与发音如此地道的外教进行对话,心里总是不够自信。

但是这次是要为班级同学统一复印资料,而且只有外教手里有这份资料,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去向他借了。于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我在去找他之前演练了好多次,不断思考到底要怎么表达,但是我真的想多了,因为在走进他的办公室,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他那透明的蓝色眼睛的那一刻,我就在慌乱中完全忘记了我要表达的是什么,只能像傻子一样语塞了。但是他却首先亲热而自然的和我打招呼,然后就像很熟悉的朋友一样很随意的开始跟我聊天,虽然我的口语表达不好,但是听力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就跟着他简单的做一些回答。就这样慢慢的,放松下来之后竟然开始逐渐通顺的和他交流了,并且头一次感受到不在讲台上的他还是那么风趣幽默以及有魅力,所以不知不觉和他聊了很久,直到感觉时间差不多,我快要离开他的办公室的时候,他提醒我是不是来找他还有什么事情,我才突然想起我是来借资料的,于是再也没有刚刚走进办公室时的忐忑和紧张,就顺利的把资料借到了手。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突然感受到英语口语的魅力,愿意主动去学、主动去说,更成为了外教办公室里的常客。和他交流总是在一种轻松地氛围中进行,感觉他就是一个来自外邦的朋友,他对中国文化的浓厚兴趣也激发了我兴致勃勃的给他讲中国文化的热情,他的专注更让我愿意尽情的表达。

他一直陪伴了我们一学年的时间,也正是在这一年里,我觉得我的英语有了明显的进步,更重要的是,我和外教成为了好朋友,对彼此的文化感到好奇并充满了兴趣。即便日后我没有在课堂上与他交流的机会,但是我们的友谊已经远远超出了课堂,我和这位蓝眼睛外教的故事也在继续。

 

作者信息:

刘思岩,女,20

现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大学法学院11级法学1

通讯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文汇路30036号楼1001室,201620

手机号:18817334808

 

外国专家简介:

Raymond Kirk Kolter(美国籍)现为上海外国语大学法学教师,毕业于美国佩珀代因大学(Pepperdine University),获法学博士学位,2007年来华工作至今。

 

 

上外-陈月-我与外教.pdf